“以一当十,是我精神,以十当一,是我实力。”在昌乐县乔官镇姬家庄红色博物馆里,陈列着一份1936年《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布告》原件,布告中的这句话,馆长姚富刚感触最为深刻。“我们老一辈的共产党人,正是依靠这股敢于斗争不怕牺牲的精神,才实现了我们民族的独立解放。”姚富刚觉得,我们现在生活好了,国家实力增长了,但是“以一当十”的精神不能丢,还要世世代代传承下去。

提起与馆内红色老物件的渊源,还要追溯到解放前,姚富刚爷爷那一辈。据姚富刚介绍,爷爷解放前是个手工业者,走千村串万巷局盆子局碗碟,在家家户户中时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老物件,会特别留意,有些会收购回来,其中就包括部分遗留在民间的红色物件。

姬家庄红色博物馆

到了姚富刚父亲那一辈,对于红色老物件的收藏,也从来没有间断过,一直传承到1971年出生的姚富刚。“我们三代人,到现在收集到的红色物件有5000多件,都是老物件。”姚富刚说道,这些红色物件是红色记忆的载体,见证了我们国家由弱到强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心路历程。

红色博物馆内,红军时代印有五角星标识的石雷,八路军时代帽子形状的石雷,还有从大刀片子到红缨枪,从清朝末年使用的火铳,与后期缴获的各类日式装备,一同陈列,形成了鲜明实力对比。

博物馆内我军的三面旗帜

而博物馆内我军的三面旗帜,格外醒目。一面写有“中国人民抗日红军第四军”、弹痕累累的冲锋旗帜,足见当时战斗的激烈;一面写有“中国工农抗日红军第二军”的旗帜相对整洁完整,应该是挂在军部的军旗;最后一面写着“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第二纵队”的旗帜,布料已经有些掉色,但旗帜上面沾染的斑斑红色印记被衬托得格外鲜艳。

红色博物馆里的各类原件,既记载了我们民族的不屈革命史,也承载着我们斗争涅槃中一些民族的苦难。

《日本军司令官布告》原件

博物馆中有一份《日本军司令官布告》原件,落款为昭和六年九月十九日,大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,即1931年9月19日。这是在“九一八”的第二天,日本关东军张贴在沈阳街头的布告,是日本军国主义为发动侵略战争,制造舆论,混淆视听,大肆宣传此次事变是中国军队炸毁铁路而发生的“地方武装冲突”,以此来掩盖其发动战争的罪恶目的。

日军侵华画册

还有一套日军侵华的画册,每一次“战绩”都印成画报国内发行,当成宣传材料。“当年日本战败后,一名日本人留在了青州,后人把画册当作废品给卖了。”整套画册共计136册,属于国内该画册比较完整的原本。

这家红色博物馆红色物件多,很多都是独一无二的收藏,在潍坊地区属于个人收藏中屈指可数的,曾经也有人提出把博物馆承包过去,卖门票运营;还有的要求所有老物件,全部高价买过去。这些都被姚富刚拒绝,如今昌乐县乔官镇政府帮忙协调了场所,5000多件红色物件陈列展出,打造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红色报刊

红色物件记载着红色记忆。相对于只看书面的文字,或者看影视作品,红色物件更有着震撼力和说服力。“看到这些老物件,看到这些实物,来参观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今天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。”姚富刚最后表示,“如果当时不收藏,这些老物件可能就慢慢丢失了,单靠未来复制品是不能承载我们国家这段红色历史和记忆的。”